首頁  > 黨紀法規 > 業務顧問

如何把握主動登記上交違紀所得與巨額財產來源不明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2019-11-13 11:06

  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后,紀檢監察機關履行執紀執法兩種職能,對黨員違紀問題和公職人員職務違法、職務犯罪問題一體審查調查,實現紀法雙施雙守。在此過程中,紀律和法律方面一些類似概念發生碰撞,容易導致混淆。其中,主動登記上交違紀所得與認定巨額財產來源不明就是一組這樣的問題。

  主動登記上交違紀所得的概念

  主動登記上交違紀所得是指被審查黨員承認其所持有的特定財物系違紀所得,但因本人回憶不起財物來源或其他原因導致證據不全而難以查清事實,由被審查黨員寫出書面說明材料并登記上交該部分財物的行為。主動登記上交規定在黨的紀律中,其依據主要是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對黨和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在國內交往中收受的禮品實行登記制度的規定》(中辦發〔1995〕7號)。工作實踐中,由于一些被審查黨員收受禮品禮金較多,無法一一還原違紀事實,同時兼顧執紀成本、本人記憶不清、物品價值難以確定等因素,因此不能作為違紀行為進行認定,但考慮到不能讓其在經濟上得利,因此由其將此部分財產登記,主動上交。

  實踐中,還應注意主動登記上交違紀所得和主動上交違紀所得的關系。主動上交違紀所得是《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十七條規定的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分的情形之一,強調退出違紀所得是出于被審查黨員的自覺行為,而非在黨組織敦促下進行;主動上交的時間既可以在立案之前,也可以在立案之后;既包括主動上交能夠認定違紀事實的違紀所得,也包括主動上交不能夠認定違紀事實、被審查黨員自認屬于違紀所得的財物。而主動登記上交違紀所得特指因無法查清違紀事實而登記上交財物的行為,其包含于主動上交違紀所得之中,是主動上交違紀所得的一種特殊方式。

  主動登記上交違紀所得與認定巨額財產來源不明之比較

  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是指國家工作人員的財產、支出明顯超過合法收入,差額巨大,經責令說明來源,本人不能說明來源的行為。巨額財產來源不明規定于刑法當中,是刑法確定的罪名之一。在查處貪污、賄賂及挪用公款等犯罪過程中,發現被調查人還擁有與其合法收入相差巨大的財產,被調查人拒不說明來源或者說不清楚來源,而又確實查不出其真實來源的,法律規定可以推定差額財產的來源是非法的,從而認定被調查人涉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由于是推定,刑法規定了較輕的法定刑。

  主動登記上交違紀所得和認定巨額財產來源不明都是由于無法查清涉嫌違紀或涉嫌職務犯罪人員所持財產的具體來源而采取的折中方法。兩者的不同點主要在于:

  一、兩者的立法定位不同。主動登記上交違紀所得僅是違犯黨紀案件中涉案款物的一種處置方式,其本身既非違紀事實,也不是量紀依據,不會導致被審查黨員因持有或上交該財產而受到負面評價;巨額財產來源不明作為刑法規定的罪名之一,一旦查實,即為犯罪,且來源不明財產應依法予以追繳。

  二、主觀方面不同。主動登記上交違紀所得的前提是財產持有人認識到該財產是違紀所得,但講不清該財產的來源,導致審查人員無法核實、無從認定,財產持有人自愿寫出說明,將該財產上交組織,體現的是被審查黨員認錯悔錯的態度;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的主觀方面是故意,財產持有人明知財產的來源是非法的,但在調查人員責令其說明該財產的來源時卻不能說明。

  三、兩者的證據標準不同。主動登記上交,因其主要反映的是被審查黨員自愿上交無法查證的違紀所得,雖不作為違紀事實認定,但須讓被審查黨員寫出主動上交說明,且須對案件基本事實證據進行概括性審查判斷,避免被審查人以違紀所得規避其他違法犯罪所得的認定;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則需要從該罪的主體、主觀方面、客體、客觀方面收集確實、充分的證據予以證明,且認定過程中,要排除巨額財產來源合法的可能性和合理性。

  比如在某案中,紀檢監察機關查出某市市長王某擁有大量的錢款、金條、玉石,遠遠超出其家庭合法收入。審查調查期間,王某稱這些錢和物品是逢年過節期間他人所送禮品禮金,所涉送禮人員上百人,還有一些人員由于年代久遠已記憶不清。經審查調查組核實,王某交代的送禮人員,有的已經去世,有的已經定居國(境)外,還有的無法查找,查證難度很大,對其交代的線索,紀檢監察機關既不能查實,同時也無法否定。在這種情況下,被審查人的交代雖然沒有確實、充分的證據可以佐證,但從現有證據和邏輯經驗判斷很可能是真實的。對此,一般不建議認定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在這種情況下,結合本人的態度情況考量,由其寫出書面材料,主動登記上交為宜。

  但是,經辦案人員查證,如果找到了王某交代的部分送禮人員,對方均證實沒有送禮一事。對這部分事實,則可以認定王某交代財產來源系收受禮金所得是其虛構的,如果符合立案標準,則其行為構成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

  實踐中,紀委監委對涉嫌違紀、職務違法、職務犯罪案件一體審查調查,應遵循實事求是原則,既要防止因擔心取證煩瑣,以主動登記上交違紀所得而規避認定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導致漏罪;也要防止將所有不能說明來源的財產差額全部認定為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的數額,導致刑事打擊面過大,也與事實相悖。

  需要注意的是,主動登記上交的前提是該涉案財物已經上交,或者紀檢監察機關已經實際控制了相應財物。在涉案財物未進行暫扣、被審查黨員只有交代行為而無上交行為的情況下,主動登記上交就處于未完成狀態,給被審查黨員留下了思想反復的空間。案件處理完畢后,如果上交財物遲遲得不到落實,所謂“主動登記上交”就只有主動登記行為,而無上交結果,主動登記上交就成為一紙空文,會嚴重影響紀律的嚴肅性。因此,在涉案財物未進行暫扣的情況下,不宜直接認定主動登記上交,一般應當在案件移送審理之前完成上交。

  (趙宇賓 作者單位:內蒙古自治區紀委監委案件審理室)

3d试机号今天